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歡迎您的到來!

ppr管廠家批發

PPR管批發

PPR球閥批發

臨沂九牧塑膠制品有限公司 導航 ↑↓

商業資訊

當前位置: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> 新聞中心 > 商業資訊 >
  • 專家稱我國成抗生素濫用最嚴重國之一 建議立法

  • 時間2010-12-02 14:49作者admin浏覽次數


  ■ 核心提示

  10月26日,甯夏兩名患兒被檢測出帶有超級細菌NDM-1,它能抵抗絕大多數抗菌藥物。有專家表示,超級耐藥細菌的出現,讓人們正視這樣一個現實,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抗生素濫用最嚴重的國家之一。

  調查發現,抗生素在生活中廣泛存在,除了藥房存在違規處方類抗生素,醫院也會為回扣或防患未然而不合理使用抗生素;而且村民給家畜家禽大量喂食抗生素,動物飼料商反映飼料中也會普遍添加抗生素。

  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一醫院教授肖永紅說,那些直接攝入和動物體内殘留的抗生素,都會加速人們體内細菌的耐藥速度。所以必須有相應法規用于規範抗生素的使用。

  西北風起,永甯縣城立刻彌漫起一股刺激性的氣霧,離城十多裡便可聞刺鼻的藥味。

  這裡有兩家國内最大的抗生素原料藥生産企業,啟元公司和多維藥業。

  家住兩家藥廠附近的西衛村村民陳愛民(音)開始越來越擔心自己的身體,頭痛、感冒、發燒這樣的小病,以前買個一塊多錢的感冒膠囊就好了,現在幾十塊的藥都要吃很久才有效”。

  陳愛民說,他每天都被抗生素熏陶,呼吸着藥廠散發的刺激性氣體,病了吃藥廠産的藥,企業生産的藥渣又被制成動物飼料。他們還曾質疑地下水被藥廠污染,多次向政府反映,并圍堵藥廠。

  他也聽聞甯夏出現了超級細菌,該細菌可以抵抗絕大多數的抗生素。

  陳愛民說,“新聞沒有點名是甯夏哪家縣醫院出現超級細菌,如果是在永甯,我一點都不奇怪”。

  超級細菌“刀槍不入”

  甯夏發現NDM-1,絕大多數抗菌藥物均對其無效,專家表示抗生素泛濫加快耐藥菌形成

  陳愛民所說的超級細菌指的是一種耐藥基因,其學名叫“新德裡金屬-β-内酰胺酶1”(下稱NDM-1),該基因能在細菌中廣泛複制和轉染,并能生成出一種β-内酰胺酶。

  這種酶可以水解臨床應用最廣泛的抗菌藥物。它幾乎是“刀槍不入”,所以被稱為超級細菌。

  NDM-1最早發現于印度。

  而今年10月26日,中國疾控中心稱,在甯夏某縣級醫院出生的兩名新生兒和福建一名老年患者身上,也發現三株攜帶NDM-1耐藥基因的細菌。

  甯夏這兩名患兒分别于今年3月8日與3月11日,在甯夏某縣級醫院出生,為低體重兒。他們在出生後的2到3天内,均出現腹瀉和呼吸道感染症狀。

  甯夏疾控中心細菌學檢驗科科長郝瓊說,當時中心正在做小兒腹瀉的研究課題,所以搜集嬰兒糞便樣本,“因為時間緊張,才請國家疾控中心幫忙做部分樣本的分析實驗”,沒想到竟檢測出了NDM-1。

  郝瓊說,這兩例嬰兒與其父母都在本地生活,未去過印度和巴基斯坦,這說明“本土也存在超級細菌”。

  如今,生活在人類周圍的細菌越來越不怕抗生素,耐藥性愈來愈強。永甯縣人民醫院副院長孫向平在10年前就已發現了這個現象,

  當時,孫向平還是一名外科醫生,他收治一名受傷的青年,一個普通的小手術後,病人曆時兩周,症狀沒好轉,且越來越重,做了藥敏實驗後,發現此人幾乎對當時所有的抗菌藥出現耐藥,病人轉院後,才脫離危險。

  “這是我第一次深感耐藥細菌的危險。”孫向平說。

  經檢驗,那名青年體内有一種變異的金黃色葡萄球菌。

  金黃色葡萄球菌原是一種常見病菌,可引起皮膚、肺部、血液、關節感染。最開始,青黴素對之有效。而變異後,它對青黴素、甲氧西林(半合成青黴素),不再敏感。

  這種難以殺滅的耐藥菌叫MRSA。

  後來這名青年告訴孫向平,他有中耳炎病史,所以長期使用大量的羅紅黴素。孫向平說,大量的抗生素将不耐藥的金黃色葡萄球菌殺死,但存活下來的那些菌逐步變異成了MRSA。

  “在印度和中國,MRSA在菌群中已經占到50%-70%,而在瑞典、丹麥、芬蘭等北歐國家,還不到5%。”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教授肖永紅說。

  肖永紅告訴記者,2000年之後,MRSA增加的速度非常快。而正是抗生素泛濫的環境加快了耐藥菌的形成。“所以出現比MRSA更厲害的NDM-1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  “動物飼料普添抗生素”

  家畜家禽也以被喂食大量抗生素,專家稱,動物體内抗生素殘留進入人體也會引發細菌耐藥

  永甯縣村民陳愛民發現他的生活離不開抗生素。

  和其他村民一樣,他會從村醫處買來大量土黴素,摻入各種飼料,喂養雞鴨豬牛。他說,這樣動物就不會生病,肉長得也快。

  但養了十多年肉牛的陳愛民發現,他家的牛若拉肚子很難醫治,從鎮上的獸藥店買了很多獸用抗菌藥給牛吃,也沒好轉。

  倪少山在永甯縣做了二十年農村獸醫,最近一次他為一戶村民家拉稀的豬出診發現,用了10多年的特效藥慶大黴素突然不再有效了。

  “原因是動物吃抗生素時間長了,也會耐藥。”倪少山說,而他的應對方法是:繼續加大劑量。

  在動物飼料中加抗生素已是一個普遍行為。

  肖永紅教授等專家調查發現,中國每年生産抗生素原料大約21萬噸,其中有9.7萬噸抗生素用于畜牧養殖業,占年總産量的46.1%。

  一位飼料經銷商透露,其實我國大部分動物飼料在生産過程中就已經添加了抗生素,用來防病免疫。

  研究多年耐藥細菌的肖永紅認為,動物長期使用抗生素,必然産生殘留,而其殘留抗生素随着食物鍊進入人體後,也會引發細菌的耐藥性。

  2006年1月,歐盟就已全面禁止在飼料中使用生長素、抗生素作為飼料生長添加劑。

  2008年,有政協委員曾向兩會提交提案稱,在中國,抗生素被普遍用于牲畜的飼料添加劑,食物污染是更大的原因,當人食用了這些含有抗生素殘留物的奶和肉制品,會緻使體内病菌耐藥性明顯上升。

  提案認為“抗生素比三聚氰胺更可怕”,并呼籲制定法規對濫用抗生素做出規範。

  采訪中,多位食品安全專家表示,目前中國尚未有相關法律制約。

123